顾久安

这里绾绾!
all铁/锤基/寡椒/魄魄
主产魄魄!
欢迎勾搭!!!

吉祥兔:

一小只兔叽:

Sue:

宿月灵风🌸:

桉仔码头:

犬涯差互:

学到了!!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这什么?!!救星吗?!!!

💥一个恭而🍵:

哇手机可以做到吗😂🙏🏻不用每次上电脑了……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素人叶间:

🌟五氧化二凌🌙:

🐴!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这什么?!!救星吗?!!!

💥一个恭而🍵:

哇手机可以做到吗😂🙏🏻不用每次上电脑了……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日常在毛猴边缘蹦跶!

「魄魄」以爱之名chapter4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ooc预警

无脑产物



吴映洁还是没吭声,白敬亭就这么盯着她。又是过了许久,他似是无奈似是难过单位说“算了,我反正注定会被……”抛弃.

话还没说完,吴映洁就跨了过来,拉住他衣服,踮起脚吻了上去。

她怎么会不喜欢他。

她要是不喜欢,就不会从小护着他。

她要是不喜欢,就不会在他成年那天,跑出去找他。

她要是不喜欢他,那件事发生之后,他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过的安稳。

她喜欢他,甚至可以说的上是爱。

她愿把全世界的美好都给他。


白敬亭愣了几秒后,夺回主权。这个吻不似那晚。

它温柔,缠绵。

像是张网将他怀里的人困住。

一吻结束,吴映洁红着脸,轻喘着气。

“所以,你为什么要逃?”

“怕……”

“怕?”

白敬亭挑眉,语气上扬道

“怕我不负责任?”

“……”

回应他的是吴映洁的一锤。

他轻笑,重新将人揽入怀里,亲吻她额头道“怎会”

「魄魄」以爱为名chapter3

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

ooc!ooc!ooc!

再次见到她是一个月后,皇后举办家宴,他随吴父吴母入宫。

在太子旁看到那个笑颜如花的女子。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能坐以待毙。

吴映洁从入座后就感到不自在。她总能感受到一道炽热的光目光注视着自己。

她当然知道那是谁,却不敢转头看,找了借口离席后,去了御花园。

“你在躲我?”

吴映洁正看着手里的花发着呆,被来人吓了一跳,连花都扔了。

转头,便看到少年委屈巴巴地看着自己。她捂着胸口,嗔怪的瞪他一眼。

“没有。”

“那你为什么第二天后就不见了。”

吴映洁一回想到那一晚,脸唰地一下就红了,不理他,揪着离她最近的花。

两人沉默许久,眼看那盆花就要被吴映洁 揪秃了,白敬亭开口道

“我喜欢你”

“……”

“我刚认识你的时候,觉的你特吵,特不识趣,所有人都对我敬而远之,只有你,一直在我身边叽叽喳喳的”

“……哪儿吵了”吴映洁小声嘀咕

“可是,你走的那几天,我很害怕。”

“那个时候我才明白,我已经习惯了你的无理取闹,刁蛮任性。”

“那个时候我才真正明白,我已经离不开你。”

“……”

“我的心很小,小到只装了个你”

「魄魄」以爱为名 chapter2

前方肉渣预警, ooc。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可能是因为姐姐因素,吴映洁总是护着他,就像对自己亲弟弟一样。

可白敬亭不喜欢她,他认为皇室的人害得他家破人亡。而吴父,作为中间人却没出手阻止。

所以,他恨整个皇室,恨吴家,顺带着恨她。

她越对他好,就越恨她,他嫉妒她的一切,他将对皇室的恨全都强加在她身上。他想把她弄脏,让她感受他感受过的一切,让她堕落。

人本就应该是平等的。

所以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却又意料之外的发生了。

白敬亭落冠那天失踪了,吴映洁找到他时,他正靠着自己给父母做的衣冠冢上哭。她靠近他时,才发现他喝醉了。费了好大力气,又是威胁,又是哄的,才把人弄到了附近一家客栈上。

刚关上门时,他的唇就压了上来,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咬。醉酒的人霸道不讲理,想将她拆骨入腹的架势吓到了她,她用力挣扎,终是敌不过他。进入她时,吴映洁哭出了声,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姐,哪里经得住这些,向上挣脱,却又被人拉回来,死死按住。

白敬亭的酒早醒了,在进入她时。有那一瞬间,他想狠狠扇自己一巴掌,他干了什么?可他转念一想,这不就是他想要的吗?弄脏她,让她失去最重要的。

所以他继续装醉,继续发狠的折磨身下的人。

这一夜成了吴映洁的噩梦。她哭了一夜,不论是因为生理还是心理,她的害怕,她的恐惧将她掩埋,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所以第二天一早她便跑走了,只是为了躲他。

吴父吴母发了疯似的找她。最后宫里传来消息说小姐和太子待在一起才放了心。

而一旁的白敬亭却悄悄握紧拳头 。他内心烦躁的发狂,他不知道为什么。于是就把这一切都归结为占有欲在作祟。他自私的认为,那晚过后 她就只能是自己的所属物。

对,只是个所属物。

年少轻狂的孩子啊,总是不懂爱为何物,却又总是去曲解爱,又逃避爱。

「魄魄」以爱为名

对!没错!
是我!
万年坑王!
但这会放心
已完结
我就是看着自己一把鼻涕 一把眼泪写的手稿 也不会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信吗?)

公主嫁到au(说是au 但也只是借了几个人设)
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自己

难吃预警(但我个人觉得还行 不然不会发出来)
不接受反驳 批评
接受 一切建议 指导!

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真人!

“一段感情里 哪有什么 谁输谁赢 只是一个真心去骗 一个真心去爱”
“你骗我的样子那么认真,又怎么舍得让你输”

chapter1

“先生当了宰相后,事物繁忙 怎得空到我这儿坐坐?”
何丞相接过他递来的茶,抿了口缓缓道“她死了”。
白敬亭倒水的手停了停,没有说话。
何丞相盯着手里的茶杯,自顾自说到“难产死的,留下个足月的女婴”
许是累了,或是因为其他,白敬亭拿杯子的手,一个不稳杯子就这么碎了。
何丞相听到声响,转头看他一眼,起身向外走去“去劝劝皇上吧,他不愿下葬。”
白敬亭似是没听到,低头看着碎片。
就在丞相上轿时,他冲了出来,叫住他道
“先生,足月?”
“是,足月。”
说完,便上轿走了。
白敬亭终是撑不住了,身子不受控的靠着门边滑下。
“呵呵呵……”无力地笑了几声后,视线突然变得模糊,泪珠也就这么砸下。
他早该想到的
“骗子……”
白敬亭第一次见到吴映洁,是在他家被灭门后,吴父带他回自家时。
那时的吴映洁和白敬亭是两个极端的存在。
白父因被卷入王位之争而被暗杀,白府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一夜之间全没了,只留下个白敬亭。
而吴映洁,姑姑是当朝皇后,父亲是当场丞相,母亲又是最受宠的郡主,她从一出生就受尽宠爱。
吴映洁虽比白敬亭大了几岁,可心智却没白敬亭成熟。她天真浪漫,有时又刁蛮任性,所有人对吴映洁好。
可,吴映洁独对白敬亭好。

就 我也不是的大度的人 可能 我有时候 会心软 然后去答应 但不代表 我就是同意 而且 也不代表我就消气了
个人已经决定好的事情 你再怎么说 也是他自己的事 换句难听的 跟你屁毛钱关系 不要老觉对方就一定要顺着你的意愿来
我不想去做一些事情的时候 可能一部分是太累 一部分是我对让我做这个事的人有气

oppo:男主人?不存在的!

之前发在贴吧上的 现在搬来 一如既往的渣文笔 可能ooc
「白小爷×鬼侦探」

番外1《oppo:男主人?不存在的》【鬼侦探×白小爷】
“如果没有你,我要怎么活下去……”
鬼鬼抱着oppo窝在沙发里,面无表情的盯着电视。无论电视里的女主角哭得妆都花了,还是一脸冷漠。不是她太过铁石心肠,而是这剧情太什么什么苏了吧。
若是换做以前,她肯定也会跟着哭,不过现在,”oppo啊,你说我是不是老了?”鬼鬼举起oppo把oppo的脸捏成各种形状,最后深深的吸了口猫,才心满意足,oppo一脸嫌弃地抖了抖毛。“来人,快把这智障从郑面前带走,立刻马上”
或许是oppo的怨念太强,又或许是老天都看不下去,有人按响了门铃。鬼鬼起身开了房门,门外有一少年。身着运动装戴着金丝框眼镜,哪怕是最简单的装扮,也还是让鬼鬼深深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别人穿运动装和你穿运动装”白敬亭看着眼前穿着粉色睡袍,一头短发,头上还扎了个小啾啾的少女,略微怀疑“这真是他以后的房东吗?”
“你好,请问您是吴映洁小姐吗?”虽然总觉得自己走错了地方,但白敬亭还是开了口。
“嗯,请问您是?”鬼鬼回过神回答。
名字是对的+地址是对的=就是对的。
白敬亭用理科男的思维确定了之后开口道“我之前在网上看到您的租房信息,所以现在您的房子还租吗 ?”
鬼鬼想了想好像有这么一事,前两天父母逼着她相亲,她不同意,父母就断了她的经济来源,工作,现在又是实习的,所以就想着把房间租出去,毕竟还要养她家主子嘛
听闻来人的意图,鬼鬼说“进来吧!”
白敬亭进门后,鬼鬼向他介绍房间的格局“这边是书房,然后我要租的房间是这间”
白敬亭看了房间的总体环境,觉得不错“那您这房租多少一个月呢”
“房租啊!”鬼鬼把手搭在门板上,他心想他怎么能把房租给忘了,想了下说“1000吧”
白敬亭想了下同意了“那我下午搬进来”
“嗯好,以后多多指教了,叫我鬼鬼吧,不要您,您的叫我会有压力的”说完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白敬亭被他的动作逗笑说“好,我叫白敬亭”,“那我以后叫你白白吧!”鬼鬼一脸兴奋的看着他。白敬清对于自己这个新的称号本来是想拒绝的,可是看鬼鬼的兴奋样,也就没有拒绝。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白敬亭终于是问出了他从进这间屋子就想问的问题“房东小姐,哦不鬼鬼,你家是开空调了吗?”鬼鬼闻言回头看了下空调,发现是关着的,说“关着的啊,怎么了”白敬亭怯怯的开口“那我背后怎么凉飕飕的”话音刚落,白敬亭觉得背后越来越凉,鬼鬼不解探头往她背后看去,发现她家主子在他背后“oppo,过来”白敬亭闻言也回头看去,发现一只不知道什么品种的小白猫在狠狠的瞪着他“他是你们家的猫?”白敬亭看着被鬼鬼抱起的oppo问道“对啊,他叫oppo”oppo一回到鬼鬼怀里就温顺无比,让白敬亭顿时有种刚才瞪他的猫不是oppo的错觉,刚想抬手摸摸oppo,却被oppo一个眼神瞪了回去,果然……

鬼鬼吃着糖醋排骨,看着白敬亭在厨房忙活,觉得自己多个房客对生活并没有影响,反而自己被这个房客养的白白胖胖,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当然,如果出了oppo对白敬亭的不满以外,白敬亭从厨房端着菜出来看着鬼鬼吃着糖醋排骨发呆问道“怎么了?今天的饭菜不合胃口吗?”“啊。没什么。”白敬亭坐下开始吃饭,鬼鬼咬着筷子,问道“白白啊!你是不是被前女友伤过啊?”白敬亭闻言差点没把刚喝下的汤喷出来,但还是被呛到了,鬼鬼看他这一表现脑洞突然大到不行,一脸惊讶。“你不会不但被伤过,而且还伤的挺深的吧!”说完还不忘感慨“可怜的白白啊!”白敬亭终是忍不住了,轻笑出声。鬼鬼不解,问道“你笑什么?”“我亲爱的房东小姐,我还没谈过恋爱。”话音刚落鬼鬼的嘴巴张的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天哪,不会吧!这怎么可能啊!”白敬亭倒是一脸淡定,“这怎么就不可能了?”“不是,像你这样的优质男,怎么可能没有谈过恋爱啊!哦我的天啊!”鬼鬼拖着自己的下巴,直盯盯的看着白敬亭,边看还不停摇头,怎么都觉得这不现实,倒是她这么看着白敬亭,让白敬亭悄悄的红了耳朵。“这没什么不可能的,毕竟像你说的,我是优质男,所以我不着急找女朋友,反正我都会找到的。不过。”白敬亭顿了顿,“不过什么?”白敬亭笑到“不过,你的案件分析再不写的话,你失业就不是可能的事了,是肯定的事。”“等等,什么案件分析。我天,案件分析啊啊啊!!!”终是反应过来的鬼鬼,扔下筷子,也就几秒的时间吧,蹦回了自己的房间“啊啊啊啊啊,白白你怎么可以不提醒我呢,完了完了。”白敬亭听着从房间里传来的抱怨,笑着摇了摇头,若说这笑中无奈占了40%,那剩下的就是60%的宠溺啊!

23:00
白敬亭看完资料,出来倒杯水喝,却意外发现,鬼鬼的门是开着的,而且亮着灯,白敬亭走了进去,发现,他的房东小姐已经昏睡在书桌前,电脑还开着,白敬亭放下水杯,摇了摇鬼鬼轻声叫到“鬼鬼?”“白白……”鬼鬼换个方向,白敬亭以为她醒了,其实只是说了句梦话而已。又熟睡过去,被鬼鬼点名的白敬亭不淡定了。
她她她,这是什么意思?!
白敬亭绕是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和思绪,却也先压了下来,把鬼鬼抱回到床上,也就这几步路,白敬亭却觉得这比他高中的时候1000米跑步比赛还漫长。鬼鬼一到白敬亭的怀抱里就像只兔子一样在白敬亭的胸膛蹭了蹭,又一直往他怀里缩。白敬亭顿时不敢有大动静了,他怕她醒了,他怕她醒了之后,他们又回到朋友的关系,他享受她对于他的依赖……
鬼鬼一到床上就抱着被子滚到了一边。白敬亭坐在床边,怎么办,房东小姐你撩完了人就睡不道德啊!白敬亭一直盯着鬼鬼看,鬼鬼长的可爱,讲话时带着南方女子的软糯,有时,她的突然犯懵,转不过弯,却让人只想包容她的一切问题,好好宠着她。白敬亭和鬼鬼的相处时间也只有这几个月,从刚开始的时候,他对于一直有个吵吵闹闹的女孩子,感觉挺烦的,不过后来,他有一次出差,没有鬼鬼过了一个星期,原以为能好好享受一个人的美好时光,却没想到,不到半天就开始怀念起鬼鬼。
也许,从那个时候,自己就喜欢上她了吧。
不知道看了多久,想了多少。不过啊,白敬亭在这段时间里确定了自己对鬼鬼的感情,既然喜欢上她,那就决定好好对她像对媳妇儿一样。
准备要用自己的行动把鬼鬼拐回家的白敬亭坐在书桌前,重新打开了鬼鬼的电脑,看着她之前写的案件分析,对于她这个案子,白敬亭还是有了解的。所以,翻了翻鬼鬼做的笔记看了看她写的案件分析,将她还未完工的分析写完了。
保存好文档,白敬亭在走之前回头看了眼鬼鬼,发现她正七倒八歪的睡着,帮她把踢掉的毯子盖会上去,又似是不甘心的戳了戳鬼鬼的脸,离开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敬亭正坐在餐桌上和oppo进行眼神交流。据他的好基友,咳咳,不对,好朋友王嘉尔说“要追女生就要先讨好她的闺蜜”,可是,鬼鬼是个死宅,每天的日常就是,撸猫,吸猫,逗猫。所以,白敬亭决定讨好oppo,一大早上起来给oppo做了专属早餐,又虎摸了它一把。不过,oppo表示:早餐可以的,男主人?不存在的。
一猫一人,听到房间传出来的叫声,齐刷刷的回头看去,看见鬼鬼抱着电脑冲出房间,衣衫凌乱,头发乱糟糟的,嘴里还不停的念着“完了,完了”一下坐到沙发上,打开文档,鬼鬼发现她的案件分析已经写完了,而且分析的头头是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擦了擦眼睛,仔细看了看,发现不是自己的错觉“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天啊!”鬼鬼冲到餐桌上一脸严肃的捧住白敬亭的脸
直勾勾的盯着他,要是换作以前,白敬亭肯定会紧张到不知所措,连手都不知道放哪儿的那种。不过,现在嘛……忽略掉他红炸天的耳朵就完美了。
鬼鬼盯了会儿悠悠的开口“白白,你说这个世界上会不会有田螺姑娘之类的?他们会不会看不过去所以,来帮我的?”说完鬼鬼直起身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思索了会儿,接着便肯定自己“嗯,一定是这样的。”白敬亭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向房间时说到“这世界上是没有田螺姑娘的,有也不会看上你”倒是有个比较甜先生,你要不要?当然最后一句话他没说出口。鬼鬼被这一句话给点炸毛了追着人家“诶!我说白小爷,你怎么知道这世界上没田螺姑娘,又怎么知道她不会看上我呢!”白敬亭在鬼鬼的吵闹声中理好东西,打开门说“好啦,你说什么都对,冰箱里有我做的早饭,热热再吃,还有中午别吃泡面,那对身体不好,我在便贴上写了几家店的外卖电话,贴在茶几上了。我走啦!”鬼鬼被白敬亭这么认真又体贴的一段话吓得一愣一愣的,愣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他,反应过来后点了点头“哦!好”白敬亭看她这幅表情不禁笑出声,一把把人搂在怀里,贴着耳朵说道“等我回来!”说完就走了,倒是把鬼鬼弄的害羞了起来,捂着刚被他贴着的半边脸,跑回了房间,把自己埋在被子里,还小声嘀咕“完了,完了!这孩子变坏了,还学会撩我了!”
缓过神后,鬼鬼的智商终于上线,整个房间里就只有她和白敬亭两个人类,不是她写的,那肯定就是白敬亭写的啊!“但他为什么要帮我写嘞?”鬼鬼虽拿着逗猫棒逗oppo,但心思早飞到白敬亭为什么要帮自己写分析这件事,连oppo走了都没察觉,还在那边晃着逗猫棒,“啊!好烦啊!不想了!”鬼鬼放弃思考这个问题,起身寻找oppo。
“oppo,oppo……诶?去哪里了?”
鬼鬼开始一间一间屋子找oppo,最终,在白敬亭的房间里找到了oppo,鬼鬼抱起oppo说“oppo,你怎么在这里……”话还没说完,就被画板上的画给吸引,画上的女子,扎着个半丸子头,戴着副眼镜,鬼鬼对这女子再熟悉不过了,因为那是她自己啊!
她……好像懂了什么……
抱起oppo,离开房间,关上房门。表面上镇定到不行,可实际上,鬼鬼的心跳的极快……
怎么办?她好像要恋爱了……
对于白敬亭,鬼鬼一开始只是把他当房客,最初,只不过是白敬亭下班回来打个照面。除此之外,也就没什么交集。只是偶然一次,她下班回来,刚好碰到白敬亭在做饭,也就蹭了他一顿饭。这一蹭不要紧,鬼鬼的一日三餐就都在白敬亭那里蹭了。可以说,她开始被白敬亭养着了。久而久之,鬼鬼开始习惯白敬亭时不时的照顾,已经习惯身边有他。之前,白敬亭出差,出差就出差吧,只是鬼鬼失了心神,做什么也做不好。那个时候,鬼鬼深刻的明白了,自己已经彻底离不开他了。
只是,鬼鬼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对自己的感情倒是小心翼翼的很,在不明白对方情义的情况下,把自己的心思掩藏的很好,不过,现在看来,不需要再掩藏。

下午,白敬亭回来时发现,鬼鬼葛优躺在沙发上,oppo趴在地板上,不得不说,铲屎官和猫真是越来越像。
反倒是oppo先发现了白敬亭,弓起身子,“喵”了一声,鬼鬼发现了白白,从沙发上弹起来,飞奔到门口 满脸兴奋地看着白敬亭道“白白,你回来了?”“嗯。”白敬亭,换好鞋子,看着满脸胶原蛋白的鬼鬼,一时没忍住,捏了捏鬼鬼的脸。捏完之后,白敬亭才发现自己干了什么,惺惺地把手放下,两人之间沉默了会儿,又同时开口道“我去给你做饭。”“你先去歇会儿。”鬼鬼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头,说“白白,你先去歇会儿,我去做饭。”“嗯。”

鬼鬼在厨房心不在焉地洗着米,而这时的白敬亭已经悄悄地走到了厨房开口“想什么呢?水都快溢出来了。”“噢,噢!”鬼鬼关了水。“额……”“那个……”两人又同时开口,话没说完,又都笑了。“我在我房间发现了猫毛。”该死!她居然忘了oppo在换毛期。“额……那个……”“所以,你看到了?”白敬亭突然凑过来看着她。鬼鬼心一横,承认了。白敬亭突然轻笑出声。鬼鬼疑惑,抬头看他“你笑什么?”
“没什么。既然你看到了,我就直接说了,我喜欢你!”白敬亭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他只知道他不想有其他人再来分享她的喜怒哀乐。鬼鬼低下头,但肩膀的颤抖程度暴露了她的好心情。却不回复他。“你给个反应啊!”白敬亭得不到回复,心里越来越慌。鬼鬼不再逗他,素白的手指戳戳白敬亭的胸膛开口“你愿意包我一辈子的伙食吗?”白敬亭一愣,突然像明白了什么,把鬼鬼搂在怀里“好!”
一切看起来那么美好,当然忽略oppo不满的叫声的话!
oppo:好?好个屁!男主人不存在的!不!存!在的!

END